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唱讀講傳 > 傳正氣

英猛戰士—記閩中游擊隊第二中隊長鄭書程

2019-07-07 09:43:39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方進枝 鄭棟鈴
點擊:   評論: (查看)

英猛戰士記閩中游擊隊第二中隊長鄭書程

方進枝、鄭棟鈴收集整理

  原中共福長林中心縣委①書記、解放后任上海中華煙廠黨委書記俞洪慶同志,在《我的回憶錄》(1955年寫于上海市委黨校)②第十七章結尾,充滿深情地寫道:“鄭書程是我閩中游擊支隊第二中隊長,又是第二中隊的一位英猛之士,他是跟隨我多年的親密戰友。”

  

圖片12.jpg

  俞洪慶《我的回憶錄》第105頁片段

  鄭書程,又名鐵毅,海口鎮牛宅村人。少年時代就跟隨父親上山打獵。俞洪慶《我的回憶錄》載:“牛宅村鄭書程,我和父親經常在山上打獵早就認識了,經常在我家出入。鄭書程烈性剛強,靈活,喜歡玩槍,不怕死,我家很喜歡他。”

  1935年5月5日,中共福清縣委劉突軍③、黃孝敏④、何文成⑤、陳柄奎⑥、余長鉞⑦等組織領導的塘頭村地下游擊隊正式成立,隊員共28人。由俞云欽任隊長,陳金來⑧領導指揮。19歲的俞洪慶和12歲的鄭書程,都成為地下游擊隊員。

  據原地下中共福清縣委委員、曾任閩侯專署公安處長俞建海同志回憶:1941年2月鄭書程和他一起正式參加閩中游擊隊;鄭書程后來升任分隊長、副中隊長、中隊長。后為中國人民解放軍連長、副營長。

  在黨的教育培養下,鄭書程成長為閩中游擊隊一名英勇善戰、槍法精準的“李向陽式”英猛戰士。他的英雄事跡在中共福建地下黨和閩中游擊隊領導人黃國璋⑨、俞洪慶的回憶錄以及《中共閩浙贛邊區史》、《紅旗不倒 福清地下黨革命紀事 1928-1949》等正式出版的典籍中都有生動記述。

  奇襲涵江交通銀行

  1944年,抗日戰爭末期,國民黨在福建瘋狂剿共。中共福建省委機關被迫從閩北搬遷到閩中,經濟十分困難。為了完成抗日救國大計,保存革命有生力量,中共閩中特委根據省委關于籌款的指示精神,經過周密調查研究,決定奇襲莆田涵江交通銀行。

  1944年2月29日,閩中特委書記兼閩中游擊隊司令員黃國璋同志親自率領包括福清縣委書記俞洪慶、閩中游擊隊鄭書程等十四名勇敢機智的骨干,組成精悍的突擊小分隊,奇襲涵江國民黨交通銀行,繳款四百多萬元,解決了抗日經費困難。

  在奇襲涵江交通銀行的戰斗中,鄭書程扮演的角色是進入銀行兌換匯票的顧客,以分散敵人的注意力。走出銀行后,鄭書程又假裝在橋頭點心店吃鍋邊糊掩護,守在三岔路口,等著國民黨軍隊的追兵,伺機制造混亂牽制敵人,好讓我方襲擊隊伍安全撤離。俞洪慶、康金樹等三人則埋伏在市中心橋上一家飯店中,負責監視和阻擊從鎮東出來救援的軍警。    黃國璋同志假扮“省政府大員”,穿著國軍軍官制服,坐一頂雙人竹轎子,帶著一張通過關系弄到的國民黨“副團長”名片,由小分隊成員扮演的“衛兵”、“勤務兵”和“侍從”緊隨前后,威風凜凜派頭十足。下午四點,涵江交通銀行正要關門,卻見來了一位前呼后擁的“大人物”,出示名片后厲聲責問行長:“有人舉報你假公濟私,囤積居奇,上峰要本人來徹底檢查!”

  當“大人物”看到賬上現金總數有400多萬元時,立即命令:“打開金庫和保險柜,接受檢查!”這時行長猛醒過來,但為時已晚。此前負責兌換匯票的鄭書程等人,也從小門返回銀行,出其不意地繳了行警的短槍。“護兵”、“侍從”把住了各個出入口,有的剪斷電話線,有的看住銀行職員就地不動。扮演“轎夫”的中共閩南特委委員、莆田縣委書記張伯庭則控制住大門。

  在黑洞洞的槍口下,行長乖乖打開金庫和保險柜。黃國璋帶領的小分隊順利繳獲了涵江交通銀行的全部現金400多萬元和黃金20兩。

  “大人物”最后訓話:“國民黨軍隊不抗日,官僚不顧民族危機,在后方大發國難財,搜刮民脂民膏,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我們是人民抗日游擊隊,這次是奉命來提取抗日經費的!”

  黃國璋和俞洪慶、鄭書程等十五勇士,不費一槍一彈,未傷一兵一卒,出色完成了籌款任務。中共福建省委解決了抗日經費短缺問題,省委機關勝利遷往閩中游擊區的德化縣板里石牛山上。

  [摘編自俞洪慶《我的回憶錄》(1955年寫于上海市委黨校),陳暖賀、方成韜《是非評說黃國璋》(中國文藝出版社)]

  南嶼日占區虎口拔牙

  1944年9月3日,福建第二次淪陷,日寇侵占福州及沿海連江、長樂、福清等縣,國民黨正規軍聞風喪膽逃之夭夭。中共福建省委決定打出“福建人民抗日游擊隊閩中司令部”旗號,由黃國璋、俞洪慶帶領機關部門二隊長鄭書程,全副武裝進軍日寇盤踞的閩侯縣南嶼鎮,“閃電式”公開打擊日軍,揭露國民黨頑固派的不抵抗主義,擴大黨的政治影響。

  南嶼鎮靠近福州市,水陸交通便利,人口多且繁華。鎮上駐有閩江水上警察和國民黨保安隊,還有地主武裝的民團自衛隊、鄉公所、保長辦公處、工商聯合會等,反動基礎雄厚,還有人在省里當了國民黨大官。    黃國璋、俞洪慶帶領閩中游擊隊戰士公開逬入南嶼鎮時,日軍已經撤退。我軍駐入學校升起人民抗日軍第一縱隊第一支隊的紅旗,并馬上通知駐守在南嶼的國民黨軍以及聯保保長等召開聯席會議,商量共同抗日。原國民黨軍、偽保安、民團自衛隊、地主、資本家都不來參加會議,連水上警察也開著快艇逃跑。俞洪慶和鄭書程帶領游擊隊戰士和南嶼鎮的地下黨員,找了一艘小艇封鎖了江面,截住了水上警察,邊動員邊把小艇靠進敵艇。當我軍跳上敵艇時,為首的警察頭子正準備開槍,俞洪慶眼明手快給了一槍,敵人應聲倒下。鄭書程和其他戰士立即把槍頂住敵人肚子,二十多個敵人魂飛魄散,乖乖地繳械投降。俞洪慶對敵人訓話:“告訴你們,我們是人民抗日軍第一縱隊笫一支隊,你們不抗日、帶槍而逃,這種行為是犯罪的,人民是不允許的。你們的槍是國家的,現在命令你們把槍還給國家,或暫借我人民抗日軍,等抗日勝利后再還給你們警局。同時,你們的服裝也先借給我們,然后委屈你們二十四小時入艙底。你們可以安心待在里面,三餐伙食由我軍負責供應,如有不字,以你們頭子為例”。敵人異口同聲回答“不敢”。鄭書程把二十多個警察關入敵艇艙底,然后把艇駛入偏僻的地方,由當地的地下黨人員看守。

  俞洪慶、鄭書程帶著戰利品回南嶼,共計繳獲敵人輕機槍一挺、沖鋒槍四把、駁克槍、步槍等一共二十支以及不少子彈和服裝。    接著,黃國璋和俞洪慶協商如何夜攻堡壘。據了解,漢奸民團和保安團有五、六十人頑固地死守在碉堡里。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應采取速戰速決,才能立足于南嶼。當晚十二時,鄭書程帶領二十多名戰士化裝成國民黨警察,另外還有二十多名地方游擊隊員化裝成群眾送糧、送水。偽警察小頭目帶隊到碉堡叫開門,炮臺上保安隊聽出是老朋友的聲音,再往臺上窗口一看都是自己人,真以為送糧來了。偽警察說:“你們一定要守住,有日本皇軍來援助我們,只要再堅持幾個鐘頭我們就勝利了,那些抗日的小共黨都在學校大吃大喝,皇軍交待要促活的,等皇軍一到我們為內應,采取里外夾攻,我們很快就手伸功來”。炮臺里的偽保安、民團得意洋洋,門開了。    俞洪慶、鄭書程一馬當先,沖進去用駁克槍頂住保安分隊長的肚子,游擊健兒們蜂擁而入。俞洪慶訓斥:“你們不抗日專反共,賣國投敵反對人民,現在釋放你們回原籍生產,如果再與日寇為伍,我軍決不輕饒。”民團脫下軍服高高興興回家去。

  隨后,中共福建省委書記曾鏡冰和省委軍事部長左豐美帶領武裝人員,也抵達南嶼鎮。

  [摘編自俞洪慶《我的回憶錄》(1955年寫于上海市委黨校)]

  莆田瀨溪擊潰福建省保安團

  抗戰末期,國民黨加緊剿共。1944年農歷11月初⑩,福建省國民黨保安司令嚴澤元親自帶領省保安一個團的兵力,前往閩南的安溪、南安、永春清鄉圍剿,妄圖消滅我黨的根據地。中共福建省委命令閩中游擊隊派出小分隊,趕在嚴澤元大兵團的前面,拖住國民黨保安團。中共福清縣委書記俞洪慶接受特殊緊急任務后,就帶著鄭書程小分隊日夜兼程,抄近路穿越高山峻嶺,攀爬險巖峭壁,吃干糧喝冷水,僅三晝夜,就于11月7日就趕到嚴澤元保安團前面。

  但是無從下手。省委指示:要千方百計地不惜任何代價把嚴澤元趕回頭,省委機關隊伍負責截擊、消滅嚴澤元兵團。我軍小分隊僅三十人,怎能把嚴澤元一千多人的保安團趕回去呢?俞洪慶想到莆田縣瀨溪村(又稱草鞋店),僅有三、四十戶人家,偏僻險峻,道路陡峭,是福州去安、南、永的必經之路。

  預計第二天中午國民黨嚴澤民保安團將到達瀨溪。俞洪慶對小分隊做了布署:由智勇雙全的鄭書程帶領十八名戰士,化裝成小攤販,滲透入敵軍群中。其余十名戰士分為兩組掩蔽在村后,掩護俞洪慶、鄭書程等二十人在行動勝利后撤退。同時組織瀨溪村的一些群眾,秘密帶些響物和土鞭炮(用爆竹作假炮)來虛張聲勢。    果然,11月8日中午十二時,省保安司令嚴澤元的前哨班到達瀨溪。下午一時半,國民黨的大隊伍陸續到達。雖然是農歷十—月的冬天,但這一天天氣晴朗,陽光強烈,走過的峻蛉又長又陡,每個國民黨兵身上又背了許多子彈、槍和大米,滿身大汗,有的衣服棉衣都濕透了。疲備不堪,一到就是脫衣丟槍,臥地就睡。嚴澤元坐著轎子隨后趕到,對全團兵士訓話,要求大家集中在村北黃土埔好好睡一覺,等炊事班煮好飯后,大家起來吃飯,飯后連夜進軍。保安兵聽后非常高興,放心丟槍棄甲大睡起來。嚴澤元也酒足飯飽醉眼蒙眬。    化裝成村民、幫著保安伙夫煮飯、送水、送湯的俞洪慶和鄭書程等二十名指戰員,隨著俞洪慶一聲暗號,二十名戰士一起扔出手榴彈。頓時瀨溪山崩地裂、血肉橫飛。村后我軍兩個掩護小組的槍也響了,山上老百姓的爆竹炮、土油箱、銅鑼也響聲大作。鄭書程眼疾手快,帶領戰士奪下敵人三挺機槍,朝敵群掃射起來,敵人四散奔逃潰不成軍。小分隊繳獲了大量槍支彈藥,撤離前還在瀨溪村張貼巨幅標語,并假冒莆田縣偽縣長和偽警察局長名義張貼布告:判處省保安司令嚴澤元死刑!    嚴澤元酒醒后,喊叫無人應答,才發現士兵跑光。到黃土埔一看,死尸枕籍,大約有一百多人。后來慢慢收攏起來的散兵報告,發現莆田縣政府張貼宣判他死刑的布告。下午五時多,嚴澤元帶著幾百名敗兵連夜趕入莆田縣城,把縣政府、縣警察局包圍起來,抓住偽縣長、偽局長,把他們帶到省里治罪。    俞洪慶帶領鄭書程二中隊30名戰士,成功擊潰一千多人的國民黨保安團,繳獲輕機槍數挺、步槍一百多支。還用驅狼咬狗之法,借嚴澤元之手搞掉莆田縣偽縣長和偽警察局長,保全了安、南、永革命根據地。此戰震動了全省,極大鼓舞了福建人民革命勝利的信心。中共閩中地委、福建省委和華東局表彰了瀨溪大捷,俞洪慶被評為模范指揮員。

  [摘編自俞洪慶《我的回憶錄》(1955年寫于上海市委黨校)(11)]

  蘭圃村虎穴奪槍

  1948年,隨著全國解放戰爭的節節勝利,中共福建省委和閩中地委按照黨中央布署,挑選精兵強將組成武工隊開展對敵斗爭。鄭書程就是福清縣委武工隊成員。1949年初,中共福長林中心縣委獲悉林森縣蘭圃鄉大地主林柯潭于3月24日在祠堂里演戲酬神,請來縣保安中隊長劉士春維持戲場秩序。保安隊有15人,帶有1挺機槍,保安兵每人1支步槍、百發子彈,還有4枚手榴彈。這是捕獵的絕好對象和機會。中心縣委果斷決定:由福清縣委武工隊奇襲保安隊,奪取槍枝彈藥。戰斗組掩蔽在蘭圃地下黨基本群眾家里,由陳振標、沈祖夏、陳寶泉三人先往蘭圃祠堂察看地形,果然發現有保安兵在維持秩序,遂決定晚上行動,打他一個措手不及。

  晚飯后,戰斗組整裝出發,由蘭圃地下黨同志帶路到祠堂里“看戲”。武工隊觀察祠堂周圍的環境、門路出入,各人尋找有利行動位置。祠堂大廳可以容納千人以上觀眾,東西廂樓均有看臺。東廂看臺有5個保安兵手握步槍,西廂看臺坐著大地主林柯潭和保安中隊長劉士春。劉腰插左輪槍,威風凜凜,旁邊架著一挺嶄新的機槍,周圍站著8個荷槍實彈的保安兵。樓梯口還有兩人站崗,戒備森嚴。我們派幾位地下黨同志假裝上樓看戲,被阻止不準上樓,我們只好找適當位置進入戰備。下半場戲開始了,當觀眾聚精會神看戲時,陳振標舉手揮動,鄭書程“啪啦”一槍打掉汽燈一盞,陳雄斌、胡招雄和蘭圃地下黨同志沖上西廂樓,擊斃機槍手奪過機槍。這時,劉士春和保安兵驚慌失措,企圖反抗,陳振標、沈祖夏、陳寶泉三槍齊發,又擊斃劉士春和兩個保安兵。鄭書程、陳木水、陳嚇述等沖上東廂樓,看到一保安兵舉槍支援西廂樓,鄭書程當即一槍打中其手腕,保安兵丟槍下跪求饒。其余保安兵嚇得魂不附體,全部下跪乞求饒命。陳振標立即宣布:“繳槍不殺!把槍支彈藥堆放一邊,舉手面壁站好,給你們一條生路。”武工隊把繳來的槍支彈藥運出祠堂后,就把這些保安兵釋放了。

  戰斗打響后,舞臺上的演員退到后臺躲避。觀眾不明原因,爭先恐后涌出戲場。當他們得知是共產黨游擊隊打保安兵時,紛紛回到祠堂看熱鬧。陳振標乘機上臺宣傳革命形勢和革命道理,觀眾熱烈鼓掌歡呼。這次戰斗非常成功。不及三分鐘,花了6顆子彈,擊斃保安中隊長和保安兵3名,打傷1人,打滅汽燈1盞,就結束了戰斗。繳獲輕機槍1挺、步槍13支、左輪手槍1支、子彈千余發,手榴彈44枚。

  隊伍勝利凱旋回到福清,受到閩中地委、福清縣委的贊揚。隨之,福州各報紛紛登載“閩侯縣保安隊被共產黨游擊隊擊斃4人并繳械”的消息,把經過說得神乎其神。這一戰沉重打擊了國民黨反動派的囂張氣焰,在福州地區產生了巨大影響,轟動了福建全省。

  [摘編自福建人民出版社《紅旗不倒 福清地下黨革命紀事》(1928-1949)]

  單刀赴會“借”黃金

  蘭圃村虎穴奪槍后不久,鄭書程被閩中地委委員、福長林中心縣委書記俞洪慶正式派到林森縣“七里”(今青口、尚干鎮一帶)開展工作。不久,俞洪慶給鄭書程下達一個任務:尋找大地主“借黃金”,以解決閩中游擊隊和縣武工隊槍支彈藥不足問題。

  當時青圃村大地主林歞獅,有財有勢,狗腿成群,長短槍支緊隨左右。他家里經常掛著幾十只燒雞臘豬,在青圃村一千多戶中,是首屈一指的富戶。

  七里武工隊經過精密偵察,對林歞獅家的周圍環境,狗腿活動、長短槍支、防備情況已掌握得一清二楚。一天晚上,武工隊向各山樓群眾暫借月牌土步槍七把、獵槍五把,由武工隊員林依曲帶領潛伏在距村東側半里的水堤邊,待命行動。鄭書程化裝成商人模樣,服裝整齊,作風闊綽,拂曉前即徘迴于林宅左右。當時有一個人正在廁所,以為鄭書程是地主的走門奸商或衙門官吏。鄭書程滿面笑容向他查問:“大哥,林歞獅老板住宅在哪里?”他似理不理地回答道:“財主宅第也不認識?那緊閉的黑漆鋼環大門就是。”鄭書程轉身朝大門邁步走去,正要敲門,嘩啦一聲,大門響處,四個小丫頭扛著兩戈紅馬桶向廁所走去。鄭書程趁機闖進大廳,一個狗腿迎著上來,雙目緊盯,上下打量。經過稍久的審視,好像已經確定鄭書程是客商。他問:“要找老板嗎?” 鄭書程點頭稱是。他走進廂房,登樓報告去了。

  少頃,樓階響處,慢步下樓的林歞獅出現了。他生得大頭肥耳,身披軟綢的咖啡色馬掛,深藍色長衫,滿不在乎地問道:“找我何事?”

  “沒什么,順便代令友從福州稍來一封問好信。” 鄭書程一面說著,一面伸手向皮包抽出駁克槍,迅速頂住他那肥胖如豬的腰間。

  他嚇得面如土色,雙手發抖,不知所措。

  鄭書程說:“好好跟我走,沒什么事,否則……。”目睹一動即響的駁克槍,他只好乖乖地一起走出大門。

  才離開大門不遠,狗腿子們如狼似虎地握著短槍,向他們追上,企圖救回主子。狡猾的老家伙回看后陣已到,也放慢腳步,企圖耍賴。鄭書程猛力一推,他閃了一個踉蹌。后面狗腿子已經不遠了,但他們不敢開槍,開槍怕誤傷主子。

  狗腿子一步步逼近,情況危急。鄭書程的短槍朝天一響,相應的村東水堤邊響起連珠排子槍。槍聲如雷,震得黎明前沉寂的原野,搖蕩起來。

  “哎呀!你們退回吧,我談談幾句話,下午就回來!”老滑頭林歞獅知道無法脫身,為了保命,只有下撤退令。狗腿子們果真一動不動,眼睜睜看著鄭書程等人押解林歞獅繞過火石坑,登上萌慕嶺。

  到了晚上,鄭書程向老家伙攤牌:籌借黃金二十斤做軍費。他滿口答應:“愿意援助。”并馬上寫了一封信給他兒子,約定第三天在嶺邊土地廟交金。同時,鄭書程派人把情況向俞洪慶同志匯報,并請示林歞獅的處理辦法。鄭書程感嘆自己重演了關公單刀赴會的故事。

  第三天下午,林歞獅的兒子果然按約定地點,派長工送上金鐲十二副、戒子三十一粒、金條十三根、金錠七塊,合計起來正好二十斤半兩。是日傍晚,遵照俞洪慶同志的秘密指示:“放手麻痹他們,爭取下一步更大打擊……。”林歞獅被釋放了。

  有了黃金,槍支問題迅速得到解決。購買了捷克式輕機槍二挺,沖鋒槍三把,托姆森一條,駁克槍半打,各種子彈八千多發。所有槍支、子彈和剩下的黃金,一并繳交上級統一分配、統一使用。福長林中心縣委把兩挺輕機槍上送閩中游擊隊司令部,其余槍支按需要分配各區。七里武工隊配到托姆森一把、駁克槍二條,子彈足用。初步解決了部分現用槍支,隊伍逐日擴大。

  [摘編自鄭書程《從北區到七里 福清地下革命斗爭史》(1961.5.31)]

  血戰蔡安山保衛云中洋根據地

  1949年2月2日,根據中共中央軍委指示,中共閩浙贛省委在福建省南平縣上溪村,將所屬各地游擊隊統一整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閩浙贛邊縱隊,歸華東軍區系列。省委書記曾鏡冰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閩中地委書記黃國璋任“閩浙贛邊縱隊閩中支隊”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閩中支隊轄下的平潭游擊隊(又稱高飛游擊隊),于1949 年 6月25日,接到上級命令:撤出平潭島,向莆田大洋閩中支隊司令部集結,開展外線斗爭,支援大軍解放福州及周邊各縣,迎接福建省全境解放。

  6月30日,平潭游擊隊250多人行軍途經福清縣西區云中洋村,受到中共福清縣委和根據地群眾熱情接待,在云中洋村作短暫休整。當時閩中支隊副司令員陳亨源正在云中洋養傷,閩中支隊副參謀長兼中共福清縣委書記俞洪慶也在云中洋。于是,平潭游擊隊與福清游擊隊一起,展開了夜間擾敵斗爭。

  當時國民黨90軍,從長江防線敗退到福清不久。福清、平潭游擊隊分成了3個分隊,每個分隊30人到縣城西北一帶襲擊敵人。7月6日晚,游擊隊員趁縣城守敵看戲之機,登上西側鳳凰山,向敵人打冷槍,搞得敵人暈頭轉向,整夜沒睡。

  那一天,鄭書程從七里回到云中洋根據地匯報工作。匯報完畢,陳亨源、俞洪慶決定留下指揮作戰經驗豐富的原閩中游擊隊中隊長鄭書程,負責與平潭游擊隊長高飛、副隊長吳兆英一起,指揮迫在眉睫的“云中洋保衛戰”。

  7月7日拂曉,國民黨90軍一個整團1000多人向云中洋根據地發起攻擊。全副美式裝備的敵軍,選擇從蔡安村進攻云中洋。參戰的平潭游擊隊77人,福清游擊隊60多人,合計140多人。游擊隊面臨十倍于己的強敵。

  當敵軍前哨接近蔡安村時,發現山上有我軍崗哨,立即瘋狂射擊。駐蔡安村的游擊隊聽到槍聲,迅速占領周邊四個山頭。平潭游擊隊吳秉熙同志還帶領40人守住云中洋的另一條上山道路--天吊嶺。

  鄭書程與高飛同志見面后,跑步前往蔡安山尋找吳兆英同志。借著黎明前的曙光觀察地形,鄭書程發現這座山長滿半尺高的野草,周圍環山交錯著許多縱橫的深澗溝谷。在我軍防御陣地的左前方,越過山峰便是直通云中洋的天吊嶺;右前方也是一座較高的山峰,山峰下面就是向南延伸的福廈公路。正前方就有沿瑤峰村后面進山的敵人。敵人裝備精良且人數眾多,但我軍以逸待勞,居高臨下,完全可以打贏這一仗。

  看完地形,鄭書程找到吳兆英。見面之下,互相自我介紹,共同感覺信心滿滿。吳兆英滿意的是,有了當地干部,地形熟悉,對戰斗有利。鄭書程高興的是,有了生龍活虎、閩中馳名的高飛游擊隊一起戰斗,勝利的把握更大。

  雙方馬上進行研究布署,決定兵分三路。第一路,配“三八式”輕機槍一挺,多帶沖鋒槍,手榴彈,大板刀,搶占正前方小丘陵,正面迎戰敵人。第二路,配“捷克式”輕機槍一挺和一部分步槍班,守住右前方山峰。第三路由鄭書程和吳兆英守在“九二式”重機槍旁邊,調配步槍班,控制左前方,掩護正前方,守住后面主峰,作為戰場總指揮。前后構成了三角形防御陣地,隨時可以出擊。

  一場惡戰開始了。陣地上硝煙沖天,土塊橫飛,敵我雙方的輕重機槍、自動步槍都響了。由于山高坡陡,第一次敵人上來三十多名騎兵,離我軍陣地前面約五百公尺就下馬,把馬集中在一塊洼地隱蔽處,三十多名敵人向我們進攻了。敵人爬到離我們七、八十公尺遠的正前方陣地前的小丘陵上,我軍的機槍、沖鋒槍交叉成一道火網,也投出手榴彈,把敵人壓在陣地前沿。主峰的“九二式”重機槍朝敵人馬群射擊,受驚戰馬四處亂跑起來。敵人看到馬跑了,也顧不得向我們進攻,扭頭就跑。這時,我們三挺輕重機槍一齊怒吼,步槍班跟著密集發射。敵人亂了套,有的抓過馬,還沒騎上就被馬拖跑了。敵人第一次進攻被打退了。

  天亮了,敵人陣地上又騰起了煙塵,新一輪進攻開始了。滾滾的煙塵彌漫了整個山野,敵人步兵、馬兵擁著塵沙的巨浪,向我軍陣地撲來。這次敵人有二百多人,分成兩路,一路向正前方陣地進攻,一路向右前方陣地進攻。“六零炮”不斷向我軍主峰轟擊。眼看并排前進的敵人,跳過澗溝,爬上山坡,撲到我們陣地前沿。等到敵人靠近,我軍陣地的正前方、右前方、主峰,輕重機槍、步槍立即一齊射擊。正前方上,手榴彈大批向敵人投送,我們的火力一陣緊似一陣。敵人步兵在我軍猛烈掃射下,抬不起頭來。隊形很快紛亂,敵人戰馬有的被打翻。馬群一亂,夾雜著步兵后退,你擠我撞,敵人又丟下二十多具尸體逃跑回去。

  敵人大規模進攻失敗后,改為小股襲擊。由于地形不熟悉,敵軍在崇山峻嶺間狼奔鼠竄。突然,左前方坑谷里又爬出一股敵人,向正前方陣地斜插。冷不防的襲擊,小丘上的“三八式”機槍卻發生故障了。機槍手、一班長吳翔耀端起沖鋒槍向敵人猛掃,嘴里罵著:“狗雜種,來吧,一個也不讓你回去!”由于過分激動,殺敵心切,他的射擊姿勢偏高,一顆流彈打中腦門,鮮血順著額角噴涌,他英勇地倒下了。

  吳翔耀同志犧牲,平潭游擊隊員們一致高呼著:“為吳班長報仇!”他們撕下衣裳赤著胳膊投出手榴彈,掄起大刀片,和福清游擊隊戰士們一起沖向正在前進的一股敵人,進行肉搏。在我軍主峰“九二式”重機槍遠射猛掃的夾攻下,敵人的輪番進攻沒有前進一步,又丟下幾具缺胳斷腿、鮮血淋淋的尸體退卻了。

  到了上午十點鐘,敵人多次進攻遭到慘敗后,敵軍用六零炮繼續猛轟我軍陣地。根據最新戰況,鄭書程和吳兆英分析,一致認為敵人來者不善,可能用輪番進攻的方法,所以我們既要守住陣地阻擊敵人,又要注意節約子彈,堅持到我們的后援人馬到來。因此立即通知各路加強防守,注意敵人炮彈轟擊。

  在激戰過程中,中共福清西區工委書記戴教溫同志,奮不顧身帶領云中洋村群眾,向我軍陣地送水、送飯、送彈藥。蔡安村群眾也冒著槍林彈雨,把饅頭、稀飯、開水送到我軍陣地。磨石村農民還把省吃儉用的大米和面粉,做了好多飯團和饅頭,派民兵送到陣地上。

  接近中午,平潭游擊隊長高飛同志和福清西區工委委員戴春沂,帶著平潭縣其他游擊隊員趕來增援。正當戴教溫和鄭書程、高飛、吳兆英研究對敵作戰方案時,敵軍一發炮彈即將落在他們身邊。鄭書程憑著豐富的戰場經驗,判斷出炮彈爆炸點就在附近,當即拉住戴教溫臥倒。炮彈近距離爆炸了,但戴教溫毫發無損,高飛、吳兆英也平安無事。鄭書程救了戴教溫一命,戴老為此念叨了幾十年。

  午后,留守云中洋村的30多名福清游擊隊員,也由福清縣游擊大隊政委沈祖澄同志帶領增援來了。戰斗持續到下午四點鐘,敵人用盡了各種進攻方法,始終沒能得逞,我軍陣地巋然不動。看到我們的增援部隊來了一撥又一撥,敵軍一名連長又被當場擊斃,他們饑渴難耐,士氣低落,終于夾著尾巴灰溜溜向福清城內撤退。

  戰斗勝利結束了。敵人死亡四十七人和五匹戰馬,我方犧牲兩人。蔡安大捷成為閩中游擊區又一場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的經典戰例,載入了福建人民“二十年紅旗不倒”的光輝革命斗爭史。

  [摘編自福建人民出版社《紅旗不倒 福清地下黨革命紀事》(1928-1949),鄭書程《從北區到七里 福清地下革命斗爭史》(1961.5.31),吳正秉《平潭游擊支隊蔡安斗爭概況》(2019.4.2)]

  有人給“英雄”的定義是:摧鋒于正銳,挽瀾于極危。閩中游擊隊第二中隊長鄭書程身經的多次惡戰血戰,正是摧鋒與挽瀾的英雄壯舉,它譜寫了一曲又一曲中共福建省委領導下閩中游擊區人民革命史詩的壯麗詩篇,給我們留下了彌足珍貴的精神財富。我們緬懷革命歷史,就是要發揚革命傳統,繼承革命先輩為人民解放浴血奮戰的革命精神,將先烈先賢的尊嚴和榮耀傳遞給今天的人們;要不忘黨的初心,牢記共產黨人的使命,在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不斷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讓我們的國家更加繁榮昌盛,人民的生活更加幸福美好!

  註釋:

  ① “福長林”即福清、長樂、林森縣(閩侯縣,1944.10.10-1950.4.19改名

  林森縣)。1946年6月閩中地委在福清北區、西區至長樂玉田、閩侯七里等地設立中心縣委,俞洪慶任書記。

  ② 俞洪慶《我的回憶錄》(1955年寫于上海市委黨校)原件存于福州市檔

  案館。

  ③何文成(1921-1935.2)福清市東張鎮魁里村人。1930年12月在福州獄中秘密入黨,出獄后奉命回福清建立黨的基層組織,任中共福清特別支部書記。1934年1月擔任中共福清縣委書記。1935年2月3日,英勇就義于福州西門雞角弄刑場,時年24歲。

  ④陳炳奎(1907-1937.6),福清市陽下街道漈頭村人。1928年加入共青團,后轉為中國共產黨員。1932年秋,任中共福清特支委員。1934年春任中共福清縣委委員。1935年5月任中共福清縣委書記。1937年初,抗日救國會福清工作委員會成立,任工委秘書。1937年2月22日,由于叛徒出賣被捕。1937年6月23日,犧牲于福州西門雞角弄刑場。

  ⑤陳金來(1901-1941.9),福清市海口鎮人。193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任中共福清特支委員。1935年5月任中共福清縣委副書記,主持縣委工作,率領紅軍游擊隊展開游擊戰爭。1937年2月接任福清縣委書記。抗日戰爭爆發后,任閩南特委委員、福清中心縣委書記。1938年出席中共福建省第一次代表大會,當選省委候補委員。1940年福建沿海淪陷,陳金來組建福清抗日游擊隊,任隊長。1941年9月14日,因被認定為“托派”錯殺于長樂。1962年獲平反,追認為革命烈士。

  ⑥劉突軍(1909~1938.3),原名劉同薪,江西省信豐縣人。1926年底加入中國共產黨,1927年冬任信豐縣委委員。1928年2月赴上海參加第十九路軍,先后擔任班長、排長,19路軍特務連地下黨支部書記。19路軍入閩,劉突軍任師部特務營支部書記。1933年底擔任中共領導的福州互濟會主任。1934年7月后任中共福清縣委書記、福清中心縣委委員、工農紅軍福清游擊大隊大隊長。1935年5月任閩中特委委員兼閩中工農紅軍游擊隊第一支隊政委。1937年2月任中共閩中工委書記、抗日義勇軍第七路軍第一縱隊政委、國民革命軍80師獨立大隊大隊長。1938年3月往福州途經莆田時,被國民黨80師副師長錢東亮暗殺。

  ⑦黃孝敏(1907.11-1937.6)古田縣平湖達才村人。1926年底加入中國共產黨。次年12月任中共福州市委執行委員,1928年后任市委宣傳部長。1931年任中共福州中心市委巡視員。1932年出任工農紅軍連江十三支隊支隊長,創建了連羅革命根據地。1934年8月任中共福清中心縣委書記。同年11月工農紅軍福清游擊大隊成立,兼任游擊大隊政委。 1935年5月中共閩中特委成立,任特委委員、組織部長。同年6月,兼任工農紅軍閩中游擊隊第一支隊政委。1937年2月16日,因叛徒出賣在莆田洪渡村參加特委會議時被捕。1937年6月23日,在福州雞角弄刑場英勇就義。

  ⑧余長鉞(1918-1937.6)福清市陽下街道陽下村人。1932年由共青團轉入中國共產黨,任中共福清特支委員。1934年初,中共福清縣委成立,任縣委委員,負責共青團工作。8月,中共福清中心縣委成立,任中心縣委委員。1936年11月受中共南方工委委派,任福州工委書記、中共閩中特委委員。1937年2月16日在莆田參加特委會議時,因叛徒出賣被捕。1937年6月23日,壯烈犧牲于福州西門雞角弄刑場。

  ⑨黃國璋(1919—1984.1),福建莆田市城廂區人。1931年8月參加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4年11月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閩中游擊區”黨和軍隊的主要領導人,歷任共青團區委書記、團縣委書記,中心縣委書記、特委書記,福建省巡視員,省委常委,閩中人民游擊縱隊司令員兼政委。全國解放后,曾任省委委員、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福州市委書記處書記等職,并被選為第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1958年被打成“地方主義反黨集團”頭子,開除黨籍,下放工廠勞動。“粉碎四人幫”后,受“四0五專案”迫害,身心受到嚴重摧殘,于1984年1月病逝,終年65歲。

  ⑩見《中共閩浙贛邊區史》第230頁。當時使用的月、日為農歷。

相關文章
ipad2广东麻将 农场收费计划 捕鱼大师2017现金版 广东时时合法吗 彩票三十选五 什么手机游戏最好玩 吉林时时是什么 福利彩票辽宁35选7 易彩兼职是不是骗局 黑龙江时时分析软件 微信捕鱼明星礼包码 云南时时中三 河北20选5复式中奖表 重庆时时缩水工具网页版 欧洲足球五大联赛都是哪几个 最好的时时软件 中体彩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