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農民關注

農民們也太辛苦了

2019-07-04 16:27:28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昝吉鋒
點擊:   評論: (查看)

timg (39).jpg

  生活在農村,農民的辛苦隨處可見,一位80多歲的老大爺他想找一份工作;一對夫婦都70多歲了,孫子雖然曾經是一個全國著名初中的第一名,快30了現在還沒有對象,總要為之準備一些禮金吧,幫助還一下房貸吧,兩位老人還在工廠里辛苦的勞動;有個老人70多歲了,還在一個粉塵車間里磨五金件兒,兒子每個月要還5000塊錢的房貸,滄州我也搞不清楚它是幾線城市,反正曾經是那林沖發配的地方,空曠西郊亞龍灣1萬多一平,就這樣老人難免自己多干一些活。

  看到這么多附近的老人都在拼命的掙錢,看到了農村一派凋敝的景象,那令人深惡痛絕的霧霾,只能買凈水機過濾的飲用水。據說外省有的地方還出現了大量的留守兒童,老人與孩子守護著農村。

timg (40).jpg

  在此我們不得不把分田單干與當年的集體經濟比較一下。

  先前我所在的是村中第2生產隊,鈴聲敲響了,那個鈴是什么呢?就是一塊生銹鋼板。二隊的社員們聚集在那里,然后集體勞動。我還記得一次拿棍子砸玉米在路上被蜂蜇的情景。農民們在一起割麥子,用牲口軋小麥脫粒,分麥子。一起剝玉米。有時改善一下生活,一起分馬肉,每一小堆馬肉上貼上一個紙條,然后大家抓閹兒。

  我還記住了一次在生產隊上分紅薯的情景,紅薯堆上都貼了一個條,抓號。偏偏那天下起了大雨點,每戶都分了一大堆紅薯,然后用小推車推到家里去。

  我們給生產隊拾麥穗兒,麥穗堆得那么高,少年兒童體會到了集體勞動的快樂。

  隊里用大石頭碾子磨面粉,沒有機器。

  農民們勞動之余就是從事無產階級革命理論的學習。我記憶中,每家每戶都有個小喇叭,每天對群眾廣播。試想一個人太勞累了,還能夠學習嗎?

  農民整天就干這些,多數不從事工業活動。全村只有幾個集體工廠,也不大,屈指可數的3-2個。我們隊一個也沒有。

  農民的勞動強度比現在小的多。農民大部分時間從事現在被認為最不值錢的糧食生產,令人驚奇的是。依然能夠上的起學,看的起病,蓋的起房,能給兒子娶上上媳婦。

  現在農民做什么呢?家家都有人在上班,工作最少8小時,也沒有星期日周六。有的則是背景離鄉,只剩下婦女與兒童。農民就是這樣整天的瞎忙,但是農民依然是覺得看病難上學貴,更不要說做夢買那天價的樓了,也很難給兒子娶媳婦。

  這40多年通貨膨脹太厲害了。許多東西都漲價了。據說北京的房價從90年的45一平漲到了幾萬元,化肥也漲,遺憾的是農產品小麥漲錢幅度太小,只上漲了一倍,小麥從原來的0.4元,漲到現在的1.0元。

  精英們說:大鍋飯養懶漢。

  在我看來,勞動強度如此低,但是能夠看病上學住房娶媳婦已經不錯了。

  分析農民悲慘的現狀,我得到的一個答案是:農民的農產品沒有與樓市,藥品,學費同步上漲,它是導致農民一系列問題的一個原因。比如樓上漲了幾百倍,幾十倍。藥品上漲了幾十倍。學費由于原來的公費教育上漲到近萬元,上漲了無窮大倍。但是農民的糧食卻只上了1倍。而農民卻用賣糧的收入來購買樓房買藥交學費,所以窮。

  糧食是一種戰略物資,屬于得之則生,沒有即死的東西。它比樓,醫藥,學習更重要。沒有樓,你死不了。但是你不吃飯,估計7天就死。

  農民也盼望自己的產品漲錢,但是漲不了,雖然你生產的是最致命的戰略物資。但是你卻不能夠左右糧食的價格。如果農民的糧食價格漲上幾十倍。農民也不用這么辛苦了(我記得玉米的價格在2000年竟然是0.35元),現在農民辛苦了半年甚至一年,一畝地的收入也就二三百。

  人家樓價長得像兔子,農民的糧食價格長得比蝸牛還要慢。

  樓價,藥價,學費這些東西都不是農民說了算的東西,是少數人說了算的東西。

  毛主席說過這樣的話:日本帝國主義之所以侵略我們,是因為我們不團結。我個人認為毛主席這句看似稀松平常,但是它卻揭開了困擾中國人民幾千年的民主問題。為什么少數的精英能夠剝削壓迫大多數的農民?是因為他們有軍隊法庭監獄嗎?不是的,那不是主要的,是因為農民不團結。

  對于農產品的價格,農民是不能夠決定的。正如奴隸不能夠左右自己子女的命運一樣。奴隸的子女或者是被賣掉,或者是被凌辱繼續當奴隸;正如驢媽媽不能夠主宰自己的子女被宰殺做成驢肉火燒一樣。

  單個的農民是沒有能力給糧食定價的,雖然農民數量多得很,十幾億。但是不團結,所以沒有力量。

  農民不能夠主宰糧食的價格,反而讓糧食價格縮水。毛澤東時代黃金是2元一克,現在是290元一克。小麥對黃金的比價從先前的0.2變化到現在的約300分之一。農民的巨大付出,又帶來多高的政治地位呢?分田單干,從人大代表的組成可以看出來。

  40年來中國農民分田單干的杰出成果:小麥價格縮水99%,農民幾乎被驅逐出全國人大。

  單個的農民,你也配擁有一塊土地,你斗得過黑社會開發商嗎;單個的農民,你能夠主宰你手中糧食的價格嗎?農民太可悲了。放著集體道路不走,因為糧食不值錢,只有淪為農民工,淪為所謂的弱勢勢群體。

相關文章
ipad2广东麻将 欢乐捕鱼有技巧没 幸运赛车APP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 福建十三水口诀 重时时彩五星综合走势图 极速赛车结果 时时彩定位胆稳赚方法 pk10必中冠军计划 澳门永利65335的网站 1分快3怎么看走势图 七星彩18059期开奖号码 各种赌法的赌场优势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云南昆明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联众加拿大28群 江西时时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