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轉基因

防止美國卡脖子,中國要發展轉基因大豆嗎

2019-07-08 10:42:48  來源:觀察者網-風聞社區  作者:大包
點擊:   評論: (查看)

  最近,在一個科普活動的圓桌論壇上,幾位科學家談到了食品與國家安全問題,認為中美貿易中,卡脖子的不只有芯片,還有大豆。

  中國農業大學食品科學與營養工程學院的羅云波教授:

  在中美貿易戰中,除了手機的芯片以外,我們有很多被卡脖子的關鍵技術。比如說大豆,我們本想用大豆來作為“武器”掣肘美國,但這樣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因為我們需求太大了。而美國的轉基因大豆品質好產量高,我們離不開。如果不進口美國大豆,全世界大豆無法滿足我國消費需要,我們自己又沒有同樣品質和成本的大豆供應。另外,如果大豆供應出現問題,大豆蛋白做的飼料也會短缺,豬肉供應也會出問題,所以,國家在十一五設立了重大專項,來推進我們國家轉基因的發展。

  為什么呢?羅教授認為,中國是大豆的是發源地,但美國有核心技術。

  美國利用基因技術,改善大豆育成新品種,以低價格、高品質出口中國。他擔心,國外如果切斷我們大豆供應,如此高的依存度會令我們非常被動。

  羅教授還指出,如果當初我國發展了自己轉基因大豆,就不一樣了。當初中國的轉基因棉花種子也是依賴于美國進口,后來中國有了自己的抗蟲棉核心技術,美國的抗蟲棉競爭不過只能退出中國市場。

  復旦大學的盧寶榮教授也表示贊同:

  大豆,水稻等農作物的種植和馴化曾是我國的驕傲,但由于關鍵技術上的缺乏,現在我們無法生產出品質好、產量大、成本低的大豆。隨著生活方式的轉變,我們對體質和健康的要求日益提高,我們更需要優質的大豆、豬肉、油脂來保障我們的健康。貿易戰肯定沒有贏家。沒有核心技術,沒有好的技術,我們永遠都要依靠別人,我們只有把核心技術掌握了,能夠用同樣的方法生產出同樣的大豆,才能真正完全獨立于其他的國家。

  科學家們從中美貿易戰的角度,提出了推進轉基因技術的重要性,這也不是科學家第一次為轉基因作物產業化搖旗吶喊了。但中國政府在這個問題上一直比較慎重,也有自己的考慮。

  

500

  2015年,《科學世界》采訪了時任農業部科技教育司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與知識產權處處長的寇建平。

  科學世界:我國近年來一方面從國外大量進口轉基因大豆、玉米等農產品,另一方面又不允許在國內種植轉基因作物,這種做法是不是顯得有些自相矛盾呢?

  寇建平:如果談到轉基因作物的產業化,就會涉及很多問題,不僅僅是從科學上證明都是正確的就可以了,要放在全局的高度來看待。政府要做決策,要考慮到各種因素以及它們之間的影響來綜合評定。

  我國現在的農產品供應充足,糧食產量實現了“十一連增”,甚至目前還有很多農民手中的糧食賣不出去,同時,現在國際糧價非常便宜,可以隨時買進。因此從國家的層面來說,還沒有那么急迫的生產需要,我們需要從多個方面來考慮。再考慮什么時候開始產業化,在多大范圍內產業化,產業化的目標是什么。所以這不能說農業部在轉基因推廣問題上不作為。作為政策制定者,考慮問題的角度和科學家考慮的不完全一樣,要考慮到多個因素的平衡。

  一旦轉基因作物開始推廣,就必須考慮和其他國家開展貿易方面的問題。我國有抗蟲的轉基因產品,國外也有同類產品,如果放開市場的話,我們能不能在競爭中取得優勢?如果推廣的話,會不會正好給外國的大型公司機會,反而把我國的市場全部占領了?這樣看來,我們要推廣轉基因作物種植就有個時機是否成熟的問題,比如在我國的技術和國外的技術可以互相抗衡的時候。但如果我們和國外競爭的結果是我們只占了百分之幾的小小份額,那么這樣的推廣實際上是很失敗的。

  現在我國對轉基因大豆和轉基因玉米的需求,不像當年對轉基因抗蟲棉花那樣強烈。如果放開種植許可,依然沒人種,那么就會增加管理成本(產品檢測和標識,在其他國家申請安全證書,種植區要設置生物隔離帶,連續監測等),這對政府來說,就意味著放開種植的時機還沒有成熟。

  科學世界:相比之下,日本、韓國也和中國的情況類似,都是允許進口轉基因作物作為食品,但不允許在本國種植。

  寇建平:他們和我國的情況看起來類似,又有不同。日本、韓國的土地面積非常小,大米基本上是自己種植,玉米和大豆基本都是從國外進口。如果他們的大豆和玉米自給的話,那么連水稻也沒地方可以種了,所以,是否推廣種植某種轉基因作物,需要權衡利弊。如果綜合評估以后感覺合算才能推廣,不合算就不能推廣。

  科學世界:我國自主研制的幾個轉基因作物已經獲得了生物安全證書,為什么遲遲拿不到種植許可?

  寇建平:《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條例》管理的是轉基因生物的研究階段,得到這個證書,就可以證明它對人體和環境都是安全的,若要涉及推廣生產的話,還要經過《種子法》規定的品種審定程序。管理品種審定的人和管理安全的人考慮的角度不同,在安全性得到保證的前提下,他們要考慮到生產需求、生產性狀(豐產性、穩產性、抗病性、抗旱性等),農民種植了這樣的品種以后會不會使糧食產量增長,農民會不會獲得增收。品種審定還要做轉基因作物和現有非轉基因作物的對比試驗。主要考量生產性能、種業安全。通過品種審定以后,就可以獲得制種許可和種植許可,進行推廣了。

  科學世界:我國研制的抗蟲棉當時為什么能得到推廣呢?

  寇建平:上世紀90年代初,棉鈴蟲對農藥的抗性很高,甚至直接泡在農藥里都不死,因此造成我國棉花大面積的減產。抗蟲棉可以抵抗棉鈴蟲的侵害,保住棉花種植業和下游的棉紡工業,所以從中央到地方,從農民到企業,大家都異口同聲地表示需要,于是抗蟲棉就順利得到推廣了。

  科學世界:去年,我國進口了7130萬噸的大豆,這里面絕大多數都是轉基因大豆,那我們為什么不批準轉基因大豆的種植呢?

  寇建平:這個問題要放在宏觀的角度來看。

  首先,我國的耕地已經被過度開發了,沒有后備耕地。我國目前劃定了18億畝耕地紅線,在總量不變的情況下,要想多種小麥,恐怕就要少種大豆。東北地區要是全部用來種大豆,就不能種玉米或水稻。因為我國的耕地面積很有限,而人民對生活水平提高的需求又是剛性的。國際上大豆和玉米的價格不同,我們自己種植大豆和玉米的面積和產量也不同,這樣就要算一筆賬,看看選擇進口哪種糧食最為合算。

  我國能取得十一連增,一方面是因為農業科技的進步,使單產提高了。近年來,到處修高速公路、修高鐵、開發房地產,已經擠占了大量的農業耕地,糧食種植的總規模應該是縮小了,但是單產有明顯提高的話,就能在有限的種植面積上產出比以前更多的糧食。

  第二個原因,就是產業結構調整。高產作物更多地代替了低產作物。在東北,種大豆的平均產量是畝產120公斤,玉米的平均產量是1000公斤。在價格上來說,單位重量的大豆的價格比玉米高一倍。雖然價格只差一倍,但是單產差了七倍。種玉米的機械化程度還更高,方便收割。如果你是農民,你愿意種植哪種作物來提高自己的收入呢?

  第三,國際糧食市場上的糧食到岸價比國內生產的糧食還便宜許多,品質也比國內好得多。國外的轉基因大豆比國內的非轉基因大豆含油量高2~3個百分點,而且品質均衡,大豆的尺寸較一致。國內的大豆種植用的品種比較多,造成品質不夠均勻。別看我國的農民耕地少得多,平均每戶種植的大豆品種卻有3~5個,集中到一個村、一個縣,種植的品種就更多了。作為榨油的企業,把這些品質不一的大豆收上來,大小不一,含油量也不一致。所以,他們在第一步先要根據大小進行篩選,否則在壓榨的時候,顆粒大的大豆被壓碎了,而顆粒小的大豆根本沒有被壓到,造成浪費,篩選也是有成本的。此外,大豆油壓榨企業一年365天都要開工生產,國產大豆只有在大豆收獲期才有,如果用國產大豆來榨油的話,就必須準備大量的資金,把能保證一年生產的大豆都收到倉庫里,這樣的話,既要占大量資金,還要花錢買倉庫用地。現在很多油脂加工企業都喜歡用國外的轉基因大豆。他們可以根據自己的生產需要,隨時向國際糧食市場購買所需要數量的大豆。這樣既不用占大量的資金,也不用建大面積的廠房。

  科學世界:有人認為,我國對大豆的對外依存度過高,如果國外突然停止供應大豆,就會馬上對我國的糧食安全造成很大的威脅。

  寇建平:我國去年對大豆的需求,就是國產的1000多萬噸,再加上進口的7100多萬噸。如果不進口這7100多萬噸的轉基因大豆,只有我國自己種了。要種出6000萬噸大豆,就需要4億畝耕地。國家要保證農產品供給,不可能單獨為大豆劃出4億畝耕地。隨著我國每年對大豆的需求都在增長,種植大豆的耕地面積也必須隨著增長。我們現在都追求高質量的生活,對蛋白質特別是動物蛋白有了更高的需求。這些產肉、產奶的動物都要吃含豆粕這類含蛋白質高的精飼料。我們的城市化水平還要繼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還要不斷改善,因此,對糧食的需求還要增加。既然我們無法自己種出這么多糧食,只有買國外的了。

  糧食安全是個大概念,很多人對這個概念有誤解。難道說,每個國家要把所有的糧食都自己生產才能叫做“糧食安全”?要是那樣的話,歷史上的“閉關鎖國”政策是最“安全”的了。中東地區的那些產石油的國家,幾乎沒有耕地,都是大面積的沙漠,他們該怎么談糧食安全呢?我們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以后,利用兩組資源和兩組市場,各國用自己的優勢商品來換取自己需要的商品,這就是國際貿易的規則。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保證農產品供給,谷物基本自給,飯碗里裝著自己的主糧(小麥、水稻、玉米)。”農產品除了給人作為食物,還要有一大部分作為動物飼料。如果留給動物作飼料的糧食也要完全自給,我國的18億畝耕地是遠遠無法養活這么多人口的。我們只要把基本的主糧保住,其他的就可以隨行就市了。進口大豆的價格很便宜,而國產的傳統大豆要施很多農藥和化肥,產量很低,還遠遠滿足不了國內的需求。

  還有,在這個問題上不能脫離目前的國際形勢。僅靠“閉關鎖國”、“自力更生”不能保證糧食安全。能有效供給糧食,滿足國內人民的需求,就是糧食安全。不光糧食要追求安全,工業也要追求安全。目前我國的飛機發動機、高級汽車的發動機都要依賴進口。我國的糧食一直在增收,國際的糧價一直在下降。我國已經加入了很多國際組織,參加了各種國際公約,和各國保持好關系,就能保證糧食安全。反過來也可以這樣想,在很多歐美國家的日用品都是中國生產的,那么外國人會不會感到不安全呢?“萬一中國不出口日用品了,那我們連一把刀、一只鍋都生產不出來了。”因此,這種看法是杞人憂天。

  科學世界:主糧能推廣轉基因作物嗎?

  寇建平:首先,這個提法就有問題。從安全性上來說,無論是主糧還是雜糧,我們對所有的食品安全的要求是一樣的,都必須是安全的。不能說主糧必須安全,就用嚴格的審核程序,而雜糧就可以把標準降低一點。

  第二,主糧的產業化,必須具備幾個條件:技術成熟、生產有需求、農民歡迎、國際貿易上對我國有利、安全性沒問題。經過多個角度綜合評估之后,才能決定是否推廣轉基因作物的種植,以及在什么時間和范圍內推廣。

  科學世界:我國是否推廣種植轉基因作物種植,主要基于什么來考慮?

  寇建平:如果要推廣轉基因作物種植,希望我國農產品的產量能有一個大的提升。偷偷種植轉基因抗蟲水稻的農民,固然是看到了可以少打農藥、節省勞動力的優點,但他們沒有看到其他方面的影響。在追查轉基因大米的新聞報道之后,湖北生產的大米就賣不出去了。由于很多消費者對轉基因不理解,造成了一些恐慌心理,就會排斥可能混有轉基因成分的一切產品。不能簡單地說農民歡迎就推廣。受到農民歡迎、科學上證明安全,只是推廣種植的一個前提。我們還需要綜合考慮:推廣、種植以后,對種業是什么影響?國外的跨國大公司介入競爭后,我們還能不能保持優勢?

  每個國家出口轉基因食品到其他國家的時候,都要申請進口國的安全證書。一般來說,審核一個品種的安全證書需要3年時間,因此,出口國在貿易開始的3年前,就要把安全證書拿到手。美國的跨國公司到歐盟申請一個基因的安全證書,平均要經過3年,花費1億美元。如果還想要出口到日本、澳大利亞等國,同樣需要支出這些時間和金錢。假如推廣之后,農民發現受益不如理想中那樣好,不愿意再種植轉基因作物了,那么政府還需要做很多工作來阻止基因的擴散,否則會影響到其他商品的國際貿易,到時候誰來承擔這個成本呢?流通和監管都要支出很大的成本。加入這些額外的成本以后,如果推廣種植轉基因作物,最終卻連這些費用都沒有賺回來,那么總的推廣效果就是負的,會得不償失。只有先把這部分虧空填補了,如果收益還有富余,才有推廣的價值。

  (節選自《科學世界》2016年第2期“轉基因”特輯)

  寇建平先生幾年前的解釋,基本可以對應今天這幾個科學家再次提出的擔憂。

  對此你怎么看?

相關文章
ipad2广东麻将 北京时时漏洞02468 河北二十选五走势图福彩 天津时时彩开奖助手 赛车pk拾计算公式 今天乒乓球赛事视频 秒速时时软件下载 3d开奖号578前后关 vr赛车官方网站 福老时时第 飞艇买34567码 七星彩跨度走势图 mg摆脱赢了2万 彩民彩票app在哪里下载 上海时时乐100期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 不坑人的棋牌提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