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張志坤:《中國不是敵人》的公開信說明了什么

2019-07-08 14:20:00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張志坤
點擊:   評論: (查看)

  隨著中美關系不斷下滑,日前在美國出現了“百人上書”諫言美國當局對華政策的一幕,由一百名對華研究領域知名專家、學者共同署名,發表了致美國總統及國會議員的公開信。中國《參考消息》7月5日全文刊載了這封信的全文,使我們得以一窺這封重要文獻的全豹。我們能從中能看到些什么呢?

  一、這封公開信說明,如何對付中國,這是美國朝野所共同面對的戰略課題

  公開信開宗明義地指出,中國構成了嚴峻的挑戰。雖然在“挑戰”一詞之前冠以“對世界上的其他地區”之界定,但誰都知道,這其實只是虛晃一槍,真正認定中國為“挑戰”的是美國霸權,美國霸權與中國崛起二者就是挑戰與被挑戰的關系。至于具體項目內與容,公開信已經說得很明白,即“包括轉向更加強力的國內管控,國家加強對民營企業的管控,未能履行數項貿易承諾,對來自國外觀點加強管控,以及更加有侵略性的外交政策等”,主要內容達5項之多。筆者以為,這是迄今為止美國方面有關“中國威脅”最全面、最具體的闡述,以前大肆炒作的“中國威脅”,往往停留在“中國擴張”層面上,但上述的闡述,無疑極大地豐富了“中國威脅”的戰略內涵。

  這樣的描述表明,對付來自中國的“挑戰”,不僅僅是美國當局的頭號戰略任務,也是在野美國那些所謂“中國通”的心頭大患,雖然他們只公開說自己“不安”,但這應該算是“謙虛”或者“點到為止”吧,內心狀態大概相當沉重。這也就是說,對于中國的“挑戰”,美國朝野上下的認識完全一致、高度一致,并沒有什么不同。

  二、這封公開信表明,在共同目標下,美國朝野出現不同意見的派別之爭

  面對中國這等空前嚴峻的挑戰,美國究竟應該怎么辦呢?

  上述百名“中國通”所代表的在野派同當權的執政當局發生了突出的意見之爭。這個在野派從經濟、政治兩個方面進行了分析判斷。

  在經濟上,他們判斷說,中國不是美國“經濟上的敵人”

  筆者以為,這句話確實很有道理。試想,購買上萬億美債的中國怎樣能是美國的經濟敵人呢?向美國輸出大量生活必須用品,讓美國享用廉價的消費品怎么能是美國的經濟敵人呢?甚至可以說,當今中國是美國最大的經濟“奶牛”,從來沒有哪個吃牛奶的人愚蠢地把奶牛當敵人。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經濟對美國的好處還是相當顯著的。

  在政治上,他們判斷說,“中國也不是鐵板一塊”

  筆者以為,這句話也一點不假、完全正確。毛主席說過,黨外無黨,帝王思想;黨內無派,千奇百怪。老人家還說過,搞社會主義革命,不知道資產階級在哪里,就在共產黨內。不要說中國不是鐵板一塊,就是執政的中國共產黨,也從來都不是鐵板一塊。譬如最近發生的中美貿易戰,中國國內明顯就分化、分裂出現“投降派”、“抵抗派”、“斗爭派”等幾個不同的派別(參閱筆者《同美國“不得不打”的將不只是貿易戰》)。回望歷史,這不僅令人想起“輝煌”的民國時期中國軍閥割據林立的狀況,那樣一種現狀曾給列強駕馭中國以怎樣的戰略機遇。

  建立在上述兩個基本判斷的基礎上,上述“中國通”所代表的在野派反對美國執政當局對中國的“遏制”“打壓”政策,認為這“將會損害美國的國際聲譽,并且全球所有國家的經濟利益都會因此受到損害”,“最終被孤立的可能不是中國,而是美國”。因此,他們教導當局說,“美國的反對不會阻止中國經濟的擴張”,而且還會削弱中國國內的“開明派”——具體描述是“孤立中國,只會削弱那些希望建設一個更人道,更寬容的社會的中國人的決心”,助長“頑固派”——具體描述是“華盛頓對北京的敵對態度反而讓民族主義者更加自信”,效果“適得其反”。

  這些“中國通”建議,對付中國真正管用的辦法是“接觸”、“演化”。他們提出建議:針對所謂的“中國統治世界”論(即公開信所描述的“中國將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領導者”),“美國應該與盟友以及合作伙伴. . .接納中國讓中國有機會參與其中”;針對中國的軍事威脅,“最好的處理方式不是開展軍備競賽,更明智的政策是與盟國進行合作,保持對中國的威懾力,強調以防御為主,區域封鎖能力”,“還要有彈性的挫敗北京對美國或美國盟國領土的攻擊能力”;針對中國“試圖削弱民主準則在全球秩序中作用”的行為,“美國應該鼓勵中國參與新的國際規則的制定,或是對其進行修改”,等等。

  總之,這些“中國通”們主張“接觸”中國,他們的意圖仍然是通過“接觸”中國從而達到“演化”中國的目的。

  必須明確的是,上述“遏制”與“接觸”兩派看起來有點針鋒相對,但他們的出發點、立腳點與目標歸宿完全一致,沒有任何不同。兩派的“出發點”都源于要對付“中國挑戰”,“立腳點”都立足于全球范圍,要依托霸權聯盟與民主力量;“目標歸宿”都是要確保美國霸權永運不動搖。他們之間只有具體意見的不同,而沒有根本利益的沖突。

  三、這封公開信證明,美國對中國歡迎什么害怕什么

  一直都有人把美國政界分劃成“親中派”與“反中派”,上述百人“中國通”在有些人看來大概就是所謂的“親中派”了,好像這一派比較喜歡中國,而與之對立的哪一派比較厭惡中國。事實真的如此嗎?

  這封公開信證明,這完全是一種假象與誤解,實際的情況是,無論是美國的“親中派”還是“反中派”,對中國都有他們所歡迎的人和事,也都有他們所反對的人和事,對此,這封公開信就做了相應的表述。

  公開信說,“很多中國的官員以及其他精英都知道,與西方保持溫和、務實以及真誠合作的態度符合中國的利益。華盛頓對北京的敵對態度削弱了上述這些聲音的影響力,反而讓民族主義者更加自信。通過正確的平衡合作與競爭的關系,美國的行為可以加強那些希望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發揮建設性作用的中國領導人的力量。”

  這段陳述證明,美國喜歡那些“很多中國的官員以及其他精英”,因為他們都知道“與西方保持溫和、務實以及真誠合作的態度符合中國的利益”,對此,我們不妨將這些人概括為中國的“知道”派;而那些不知道這一點的,當然就是美國所反對、所不喜歡的了,對此我們不妨將這些人概括為中國的“不知道”派;

  現在,“華盛頓對北京的敵對態度削弱了上述這些聲音的影響力”,而“讓民族主義者更加自信”,這樣說來,中國民族主義者的“自信”顯然就是美國所不喜歡的,是需要加以打壓的。

  從美國的根本利益出發,正確的做法是“加強那些希望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發揮建設性作用的中國領導人的力量”,即加強上述那些“知道”派,而削弱打擊那些“不知道”派。

  當然,這遠并不是全面系統的表述,只是部分地表達了意見,但以足以證明美國對中國喜歡什么、害怕什么了。

  所以,從根本上說,美國對華“接觸”的主張并非接觸整個中國,而是接觸那些“知道派”,要加強他們,扶持他們,同他們進行廣泛而深入的合作,強化他們的決心以及在中國地位。公開信嚴厲地批評美國當局“孤立中國”的政策,認為這種做法于事無補,而“只會削弱那些希望建設一個更人道,更寬容的社會的中國人的決心”。這里所謂“人道、寬容”的社會,筆者理解大概等同于“民主社會主義”的政治理念,其“人道、寬容”的范圍包括有香港、臺灣,其領域涵蓋經濟、政治、文化,等等。

  據報道,這封公開信的題目為《中國不是敵人》。這樣的題目讓許多中國人激動不已,因為這題目看起來對中國十分友好一般。有中國人已經為此而跳腳歡呼、高喊萬歲了(見網絡文章《傅學儉:讀美百名專家致特朗普總統和美國國會的公開信有感》 ),他們說這封公開信“說了世界人民想說的話”,是一封“先天下之憂而憂、充滿真理正義的公開信”,“具有里碑意義”,“必將載入人類社會發展史冊”,因此讓他們“肅然起敬”,稱贊美國這些所謂“中國通”“無愧為偉大時代的專家”,“立馬樹立起一塊心靈的豐碑”,等等。說得涕泗橫流、跪拜磕頭如搗蒜一般。但筆者橫看豎看,怎么也看不出來其中有怎樣的友好與善意,相反,倒是感覺這根本就是一封以中國為對手、與中國為敵的東西,如果按照這封公開信所陳述的主張來規劃、塑造中美關系,中美兩國關系的前景恐怕更加險惡,中國的未來將因此更加危機了。

相關文章
ipad2广东麻将 七乐彩走势分析图 下载易彩网推荐 网站澳门娱乐场 浙江考试院 pk10赛车微信群玩法 闲来十三水官方网站 内蒙古时时老五星走势图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走势 十分彩平台靠什么赚钱 赛车开奖直播网址 如何给网赌假充钱 五分赛车计划软件 福老时时在哪查 极速飞艇游戏 江西时时开奖计划 黑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