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從“中國女足贏球不如輸球”說開去

2019-06-17 17:58:14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陳俊杰
點擊:    評論: (查看)

0_4219857_7fbc3c55f52182e7d1c1f1e6904c4d5c.jpg

  “贏不如輸”也有道理可講嗎?這還要看具體問題是什么,比如最近從“中國女足贏球不如輸球”到我舉報黨員老師信教傳教不如不舉報。

  2019年6月17日美國女足以3比0擊敗智利女足,只要不出意外,美國隊將以F組第一名的資格出線,中國隊由此而在小組末輪迎來一個不小的難題,即如果中國隊擊敗西班牙隊而以小組第二名的資格出線,那么到了淘汰賽就會與奪冠熱門美國隊迎頭相撞;根據淘汰賽的對陣形勢,B組第二名將與F組第一名對決,德國隊基本上鎖定了B組小組第一名的資格,第二名不是西班牙隊就是中國隊,但中國隊贏球的機會較小,如果輸給西班牙隊就能鎖定小組第三名的資格,從而既有可能出線又有可能避開美國隊。簡言之,中國隊輸球不如贏球?

  2019年法國女足世界杯小組賽最后一輪的形勢是:F組的美國與瑞典的積分都是6分,美國只要不輸就是小組第一名,而瑞典必須贏球才有可能逆襲。從這個角度上看,瑞典爭取小組第一名的難度極大,只要不出意外,美國極有可能以小組第一名的資格出線,因此潛在的淘汰賽對決將是美國對陣西班牙或中國。美國隊是衛冕冠軍,女足世界杯三冠王,是女足世界杯歷史上贏得冠軍最多的球隊,前兩輪比賽已打入16球,任何球隊(包括12年前的雙冠王德國隊)或許都不愿提前遭遇這樣的球隊。中國隊也肯定不想這么早就與美國隊交手,因為這樣的對決結果極有可能是中國女足進不了8強!也許球迷們會吐槽女足世界杯這樣的對陣形勢,但通用的比賽規則導致贏球不如輸球的例子并不少見。

  然而,如果就事論事,輸給西班牙隊而手握3分的中國隊的凈勝球為負數,能否從小組出線還是要打上問號的。根據比賽規則,四個成績最好的小組第三名出線,無絕對把握鎖定小組前兩名的隊伍在末輪比賽之前都將不得不面對兩難抉擇而有可能“算計”對手。取勝或打平都將遭遇美國隊而故意輸球又有一點小小的風險,這就是中國隊不得不面對的兩難抉擇。如果與西班牙打平,德國將鎖定B組第一名而西班牙排在第二名晉級,由于E組與F組的前兩輪全部分出了勝負,前兩名球隊都是拿到6分而同時撞線,況且末輪是兩支全敗球隊對陣,E組與F組已無第三名球隊拿到4分的可能(四個成績靠前的小組第三名均可晉級),中國只要打平西班牙就能以小組第三名的資格出線。如果中國輸給西班牙,在積分止步于3分的同時凈勝球將變成負數,在小組第三名同分的前提下比拼凈勝球就有點形勢不妙了。尤其是其他五個小組末輪尚未打響,中國隨時有可能被對手“做局”。根據歷史經驗,3分+凈勝球正數出線無憂。上屆加拿大女足世界杯首次擴軍到二十四支球隊,四個成績靠前的小組第三名均可晉級。上屆四個成績靠前的小組第三名形勢是:A組的荷蘭積4分、F組的哥倫比亞積4分,此外有3支第三名均積3分,包括B組的泰國、C組的瑞士與D組的瑞典,瑞士靠7個凈勝球而鎖定了成績第三好的小組第三名的資格,以0個凈勝球力壓凈勝球為-7的泰國晉級淘汰賽。因此中國隊打平西班牙隊的結果似乎才是最好的:既有更大的把握出線又有絕對的把握避開美國隊!然而,“鏗鏘玫瑰”們,國足“打平就能出線”但又一再輸在最后的“黑色三分鐘”的魔咒還不夠惡心廣大球迷嗎!

  顯然,上述分析的方法論基礎是只比強弱而不問是非的現實主義博弈論,與鼓吹“制度萬能”的自由主義“看不見的手”水火不容。足球場上幕后操盤者“看得見的手”無孔不入,中國隊想打平乃至輸球則隨時有可能被后來的某個對手“算計”而聰明反被聰明誤!這也是我一直看不起自由主義者的原因之一:成也規則敗也規則。當然,我也不可能因此而徹底倒向現實主義者,類似于被自由主義者誣為馬克思主義“烏托邦”的“奧林匹克精神”,與現實主義者“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同樣水火不容,但我也希望中國隊能與其他球隊“相互理解、友誼、團結和公平競爭”。盡管“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較之于充滿“負能量”的“佛系”、“小確喪”、“毒雞湯”等反“政治正確”,無論自由主義者還是現實主義者面對“奧林匹克精神”時恐怕都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吧!

  說到“相互理解、友誼、團結和公平競爭”,我最近的一個遭遇似乎足以與現在的中國女足“惺惺相惜”了。今年初我向校紀委舉報了我所在的學院某黨員老師信教傳教,結果等來的不是被舉報者被處罰而是我這個舉報者被校人事處“考核不合格”!問題是這里的“考核”針對的是我在2018年的考勤記錄,而我被通知“不合格”卻是在2019年過了近半年之后!更可疑的是,我問過一個曾參與表決對我“考核不合格”的我所在的學院某副院長(黨委成員之一)是何時開的黨委會,但他連到底是去年底還是今年初開的黨委會都說不清楚!眾所周知,區區一個學院對某老師“考核不合格”是十年難得一見的,處置如此敏感的“大事”居然說不清楚何時開的黨委會?!更具體的問題是,我去年下半年不上課是提前請過假(因為暑假里摔傷了腿)的,所以學院才有可能提前安排其他老師代替我上課而沒造成任何教學事故。我的愛人代替我請假時,學院辦公室主任甚至假惺惺地說“填病假表層層上報跑腿太麻煩,而且人事處會因此而降你的工資,學院有權批準一個月之內的假,你只要每個月之內來口頭請一次假就行了”;后來學院黨委書記更是假惺惺地說對我說:“以前有的老教授只要心情不好就會出遠門旅游一年半載的,只要說自己得了抑郁癥而有可能影響上課就能請假過關了”!他們當初表演得一個比一個像天使,何以現在突然一個比一個像惡魔?!這就讓我不得不想到“打擊報復”的可能性了,因為五年前我就向學院黨委書記舉報過那個信教傳教的黨員老師,但回應是“水至清則無魚”!萬般無奈之下我才越級向校紀委舉報,經過大量取證,校紀委對校黨委提交的意見是責令其“退黨、退出教學第一線并注銷其有宗教背景與經濟詐騙嫌疑的公司”,但校黨委遲遲不做決策,我找校黨委書記論理也碰了個軟釘子,而我自己卻很快被“考核不合格”了!舉報人遭遇圍攻而被舉報人卻毫發無傷,從學院到人事處再到校黨委卻遙相呼應“一碼歸一碼”,但事實是他們只抓我這“一碼”而不抓黨員老師信教傳教那“一碼”,其中豈能排除打擊報復之嫌!都在一所高校里“同殿稱臣”,就算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置,我舉報黨員老師信教傳教也是為了懲前毖后治病救人,而有關部門對我“考核不合格”卻大有“一劍封喉”的苗頭,同志之間的“相互理解、友誼、團結和公平競爭”還從何談起?自由主義者的“制度萬能”我肯定是不信了,但現實主義者的叢林法則博弈論畢竟壓得我喘不過氣了!

  校黨委書記與人事處某副處長都曾對我說“只要是學院黨委集體表決的就不能說是個別人打擊報復了”,問題是如果黨委(尤其是黨委一把手)搞一言堂怎么辦?這方面的例子并不難找,當年黨中央(主要是李立三)以毛澤東在井岡山“當土匪”走右傾機會主義路線為由先后剝奪其黨籍、軍籍,盡管羅章龍等前“新民學會”成員聯名抗議甚至退黨,直到朱德將“老井岡”的底子在福建快打完了才被迫重新啟用毛澤東!后來王明又遙控黨中央將毛澤東“明升暗降”,直到遵義會議才暫時恢復其軍事指揮權,到了延安才恢復其在黨中央的領導職務。一句話:如果黨委(尤其是黨委書記)錯了,由此導致的惡果誰來承擔責任?這也是黨的民主集中制至今未能根治的一大頑疾:民主不足而集中過度!從陳獨秀到華國鋒,從柬埔寨的波爾布特到前蘇聯的戈爾巴喬夫,這方面的教訓還不夠大、不夠多嗎?規則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問題的關鍵是活人而不是死規則!

  往“大道理”上說,如果不想被死規則玩死,中國女足就理應充分展示“鏗鏘玫瑰”的活力去打西班牙;如果不想被死規則玩死,我就理應充分展示真正的共產黨員的活力去舉報黨員老師信教傳教!魯迅曾呼吁“痛打落水狗”以免被它跳上岸來賤你一身泥,何況我已被某個落水狗賤了一身“不合格”的泥!“費厄潑賴”與其說是“看不見的手”之類的某種規律,不如說是被操盤者見仁見智的某種規則,關鍵是誰來用、為什么用以及怎么用,其工具理性畢竟是有限的。

相關文章
ipad2广东麻将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 重庆时时彩安卓客户端 经典足球梗 5分赛官网计划 福彩12选5五码遗漏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 捕鱼游戏 微信棋牌官网 秒速时时官方网站 懂球帝买足彩步骤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360 5g手机游戏 888真人在线棋牌 秒速赛app下载 福彩排列期开奖结果查询 mg电子领取60元的注册体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