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百人信"說"中國不是敵人",和特朗普的對華施壓有差嗎

2019-07-09 10:40:12  來源:觀察者網  作者:沈逸
點擊:   評論: (查看)

  2019年6月29日,《華盛頓郵報》刊發題為“中國不是(美國的)敵人”的公開信。公開信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傅泰林、前美國駐華大使芮效儉、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史文、前美國國務院代理助理國務卿董云裳和前哈佛大學教授傅高義等7人執筆,得到了100名美國政、軍、商、學、研界人員的聯署。根據公開信結尾的表述,“我們認為,這封公開信得到大量簽名就清楚地表明,不像有些人認為的那樣,華盛頓并沒有一個共識支持對華整體對抗的立場。”

  整體來看,這封包含了6點看法和1項解決建議的信件,體現了美方“建制派”主要成員對當前中美關系的基本認識,以及對特朗普政府入主白宮以來執行的對華戰略的質疑。這種質疑包括兩個方面:一則,是認為特朗普政府夸大了中國對美國構成威脅的嚴重程度;二則,是指出特朗普決策團隊采取的政策實踐存在顯著的錯誤,不僅無法應對威脅,而且還可能適得其反,導致美國國家利益的損失。

  

  “中國不是(美國的)敵人”,《華盛頓郵報》

  這封公開信讓人回想起1995年4月16日《洛杉磯時報》刊發的一篇文章,題目是“美國開始將中國看作為潛在的敵人”,文中引述了時任美國國防部部長助理約瑟夫·奈的話,“如果你將中國當做敵人來對待,中國就真的會變成美國的敵人。這是一個自我實現的預言。”彼時,美國仍然沉浸在“贏得冷戰勝利”的情緒中,正在“歷史終結”的樂觀主義的支配下,在全球范圍享受收割冷戰紅利所帶來的喜悅。

  對比24年前后的兩篇文章,可以發現美國精英的對華認知框架幾乎沒有發生實質性的變化。1995年,美方部分人將中國視為“潛在敵人”的理由,包括中國軍費開支的穩定增長,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中國持續購買高技術武器裝備,對中國國內所謂“民主進程”的“壓制”,以及在南海的主權聲索等。在過了24年之后,此次“百人信”中,同樣列舉了中國“令美國感到不安”的“行徑”,包括“轉向更大的(對)國內(‘民主’)壓制,國家對私營企業的控制增加,未能履行其若干貿易承諾,更大程度地控制外國輿論和更積極的外交政策”。除開措辭,時間的流逝,中國的發展和變化,對美方精英認識的影響,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在對華戰略選擇中,同樣讓人看到的是身為超級大國的美國,在戰略上面臨的貧困。1995年,討論的焦點是,是否需要對華采取像蘇聯一樣的遏制戰略;2019年,討論的焦點是,當特朗普團隊名為“極限施壓”的短促戰略突擊無法取得預期效果時,如何重新回到基于魯杰所說的“內嵌的自由主義”的傳統框架,繼續謀求用美國的軟實力、美國的盟友體系、以及美國主導建立的國際制度和機制來“規訓”中國,將中國引導并吸納入美國主導下的國際體系。在“硬遏制”與“軟演變”兩個選項之間打轉,在美國的“大棒”與“胡蘿卜”之間舉棋不定,是美國戰略能力陷入困境最為生動和詳實的寫照。

  “百人信”中提到,“美國對中國的成功做法必須側重于與其他國家建立持久聯盟,以支持經濟和安全目標。它必須基于對中國觀念、興趣、目標和行為的現實評價,美國和盟國在資源于政策目標、利益上的準確匹配,并重新致力于美國努力加強自身作為他人榜樣的能力。”但真正的挑戰在于,美國必須清醒地認識到,冷戰后的世界已經、以及正在發生深刻變化,這種變化對美國戰略提出的最本質的挑戰,是美國大戰略所追求的目標,即在一個生產方式發生深刻變化、國際體系力量進入大調整大變革的時代,繼續維持美國世界霸權的環境、基礎以及前提,都發生了深刻變化;嘗試維持美國“單一超級大國”的霸主地位,已經成為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美方必須對自身戰略進行更加深刻和徹底的調整,而非將目標僅僅定位在既定戰略框架內的不同政策工具的調整。美國需要戰略上的創新,這種創新需要實現對美國霸權戰略的揚棄,而非簡單的小修小補。而從“百人信”的內容來看,即使是以開明、理性自居的那部分美國精英,其公開表達的認識水平,仍然相距甚遠:

  其一,“百人信”的作者們,與特朗普及其核心團隊的戰略認知,仍然保持著高度的一致。維持和鞏固美國的霸權地位,而非擁抱一個正在實質性走向多極化的新世界,是他們的共同特征。

  中國實力的增長,被認為是對美國霸權地位的沖擊和挑戰,區別在于,對這種沖擊和挑戰的嚴重程度的不同看法,以及對回應策略的不同選擇。但問題在于,挑戰美國霸權,從來不是中國的主觀目標。現在的問題是,美國不愿意承認中國發展的合理性,以及中美力量變化的歷史必然性。不改變這種認知,美國對華戰略就不可能實現真正的突破,構建一種穩定的新時期的新型中美關系,也就無從談起。

  其二,“百人信”的作者們,與特朗普及其核心團隊,都沒有看到生產方式以及世界經濟體系的深刻變化。

  經濟全球一體化的進程,是由市場經濟的內生邏輯所決定的。這種進程,無法被任何形式的戰略或者是政策工具所扭轉。甚至,“百人信”作者們的認識水平,在某種程度上,還不如特朗普及其團隊。因為后者至少發現,冷戰后全球化的發展正在美國國內造成一種負面的利益分配格局,過多的美國普通個體承擔了維系美國收割冷戰紅利時產生的成本,而受益集中在少數人手中。特朗普至少知道,需要為這種局面找到一種邏輯上能夠自洽的解決方案,將中國作為美國國內問題的根源并制定相應政策。

  “百人信”的作者們,則更加純粹的聚焦于他們熟悉的對華戰略領域,沒有從政治經濟深刻的互動中,去更加全面的認識和理解美國對華戰略調整所需要解決的本質問題。而特朗普及其團隊的問題則是,選擇了一種對抗經濟規律的戰略作為解決問題的方法,并因為違反市場經濟的內生要求,而遭遇了挫敗。

  其三,“百人信”的作者們,與特朗普及其核心團隊,都拒絕以“平等和相互尊重”的方式,去看待和理解中國的利益訴求、以及建立在這種利益訴求基礎上的中國對外戰略。

  對話,或者對抗,都是國家對外戰略的工具。但真正的問題,不是選擇工具,而是如何認識對方的利益訴求。2019年6月29日,中美兩國領導人在大阪會晤時,中方領導人指出,“中美兩國雖然存有一些分歧,但雙方利益高度交融,合作領域廣闊,不應該落入所謂沖突對抗的陷阱,而應相互促進、共同發展。總統先生多次表示,希望搞好中美關系;你還表示百分之百地贊同雙方要相互尊重、互惠互利。這是我們應該牢牢把握的正確方向。”相互尊重,互惠互利,這是認識和處理中美關系的關鍵所在。在經貿問題上,中方指出,“中方有誠意同美方繼續談判,管控分歧,但談判應該是平等的,體現相互尊重,解決各自合理關切。在涉及中國主權和尊嚴的問題上,中國必須維護自己的核心利益。作為世界前兩大經濟體,中美之間的分歧終歸是要通過對話磋商,尋找彼此都能接受的辦法解決。”

  正是這種認知上的差異,導致了中美兩國在處理兩國關系上的差異,也是導致中美兩國冷戰后發展呈現顯著差異的關鍵。盡管在口頭表達上,美方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的表述,但是在核心認知上,美方的問題,是始終拒絕以“平等和相互尊重”的方式,來制定對華戰略。這個問題不真正得到解決,中美關系未來的發展,就注定要經歷更多的起伏、波折甚至是動蕩。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世界的發展,中國的前進,是無法阻擋的歷史腳步。美國能夠早日通過重構對華戰略認知,來為推動中美關系的良性發展,固然是一件值得期待的好事,但最終,中國憑借自身的努力,也完全可以推動中美關系走向新的階段,推動世界走向更加美好的明天,這同樣不以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希望美方能早日在歷史發展的關鍵時刻,作出正確的選擇,為世界,也為美國的未來,作出更加積極和建設性的貢獻。

相關文章
ipad2广东麻将 安徽时时快3规则 大乐透今天开机号查询 时时乐和值走势图 江西时时遗漏走势 北京11选5走势图前三直走势图 急速赛规律 b站下载安装 时时彩公式怎样算 天津时时视频直播 网络捕鱼游戏 秒速时时技巧个人经验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极速直播体育吧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 云南11选5开奖数据 500五分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