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新城控股董事長猥褻幼童:這種垃圾該怎么分類?

2019-07-08 14:55:53  來源:激流1921  作者:白丁
點擊:   評論: (查看)

  6月29日,周某某借用帶孩子去迪士尼樂園游玩的說辭,將朋友的兩個女兒從江蘇帶到上海,并入住某一酒店。當天,王某對其中的9歲女童實施了猥褻,事后付給周某一萬元現金。目前,已經確認涉案的王某為新城控股董事長王振華,現已被刑拘。

  

2.jpg

  一、董事長王振華:公益圈中的房產王者

  王振華,新城控股董事長,中共黨員,研究生學歷,長江商學院EMBA。天眼查數據顯示,王董旗下公司共有194家,他擔任法定責任人的共56家、擔任股東的9家、擔任高管的共185家。其中最有名的關聯公司莫過于兩家上市公司:A股上市的新城控股,總市值超過963億;港股上市的新城悅,總市值超過53億港元。總身家超過3000億。

  

3.jpg

  回顧王董“輝煌”的發家史,很容易總結出來他是中國先富起來的那批人之一。畢業后在國企工作讓他攫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隨后乘著改革開放的春風下海經商,又在93年國內房地產發展勢頭正猛之時創辦新城。從小小的國企車間副主任,到獲利200萬的家庭紡織廠,再到如今成為身家三千億的大佬。王某的發家史與國內一批大佬的經歷彼此重合,也與一個時代相互映照。他們成功的因素有多少是乘著時代的東風,又暗藏著多少齷齪?這背后盤根錯節的利益網絡,自是不可想象的。

  每個功成名就的資本家都會盡力彰顯個人奮斗,用白手起家、屢敗屢戰、慧眼如炬來概括其創業史;卻閉口不談成功和財富的背后有多少員工的血汗付出被自己收入囊中,又將多少群眾財產移花接木、據為己有,更不敢透露背后的大佬與圈子。乘著時代的東風、依仗貴人的提攜、攫取集體的財富,這些在王振華創業過程中至關重要的因素卻被盡力淡化,新城控股所推崇的駱駝文化將所有的丑惡都掩蓋在“任勞任怨、踏實勤奮”的形象之下。

  

4.jpg

  王振華的企業還熱衷于公益活動。13年創辦的大型公益品牌“七色光計劃”涵蓋教育平臺、兒童健康等七大模塊,至今已經投入累計超過3億元。除企業家身份外,王振華至今仍以常州市人大代表的身份被寫在江蘇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名單上。

  現在,強盜似的資本家們已經度過了茹毛飲血的原始積累時期。鍍金時代給工人們送去了赤裸裸的壓迫,讓每個下層人民都可能成為黑幕的揭發者。資本家不得不重視公眾輿論,以避免影響達到公司的長久利益。強盜資本家開始向慈善家轉變,他們樂于以“慈善家”、“XX代表”、“XX模范”的形象出現,以證明他們并非群眾所要對付的那個惡棍。

  

5.jpg

  王振華龐大的人脈資源、良好的政企關系以及四年前身為“百色助學慈善榜樣”卻對貧困女童下手的王杰,我們除了關心被性侵女孩和對王某的行為界定是“猥褻”還是“強奸”的疑問之外,讓人難免對案件產生更多的疑問:是否存在“輸送幼女”的變態利益鏈?如果有,在這條利益鏈里,又有多少因為權力不對等而不能不噤聲的受害者?

  二 、救救孩子:斬斷這條利益鏈

  “每一件事都和性有關,可能我們吃飯飲水唱歌,最后都是為了和你發生關系。但只有我要和你發生關系,和性無關。它關乎權利。”

  ——奧斯卡·王爾德

  南非警探馬克·閔尼與記者斯泰合著了一本書:《鳥島上的失蹤男孩》(The Lost Boys Of Brid Island)。它講述的是上世紀80年代南非種族隔離時代中,南非上層要員猥褻黑人兒童的罪惡行徑。南非前國防部長馬蘭(Magnus Malan)、前環境事物及旅游部長懷禮(John Wiley)、著名商人艾倫(Dave Allen)以及數名目前仍在世的官員組成了秘密俱樂部,他們在1980年代經常通過綁架或支付流浪兒童金錢的手段,用直升機將兒童們帶往伊麗莎白港附近的鳥島(Bird Island)釣魚旅游,趁機猥褻虐待。

  

5.jpg

  左:《鳥島上的失蹤男孩》(The Lost Boys Of Brid Island)一書封面
  右:馬克·閔尼(MarkMinnie)

  閔尼受到了多方威脅,既有職務上也有關乎自身性命的。法院、警察局本應該堅定維護人民利益、為人民利益而奮斗;可在滔天的南非上層權勢下,卻變成了傀儡,變成了一個表面光鮮、內心腐敗的擺設。

  去年,在得知猥褻黑人兒童的南非前國防部長馬蘭已死后,馬克·閔尼毫不猶豫地聯系記者斯泰聯合揭發了此事。令人感到憤怒的是,馬克·閔尼為了配合新書出版回到家鄉南非,不久后竟命喪于此。

  從現實來看,有錢或許真的可以為所欲為。王振華家族早已經通過設立家族信托方式,將家族成員個人問題同家族財富及企業隔離。這意味著,無論王振華遭受何種懲罰,王氏家族在三家上市公司中的權益,將不會因個人原因而受到牽連。這同樣表示,無論王振華如何被判刑,出獄后照樣可以活得舒舒服服。王振華甚至可以在人們淡忘其丑惡之時,通過各種方式再次被樹為勵志典型,再次變成人民代表、學習模范。

  一個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但總要有聯合起來的先行者身先士卒,在黑暗中撕開一個口子,讓更多的、千千萬萬的人去努力去抗爭,為世界搏更多光明與希望。整治此類性侵幼女的根本方案,只能是從源頭上斬斷產生這種惡念的物質基礎,將為惡之人加以嚴懲,斬斷他們的暴虐之路。用鐵拳讓這些臭蟲們明白,這已不是當年魯迅為之吶喊“救救孩子”的黑暗時代。

  敢犯人民者,雖遠必誅!

相關文章
ipad2广东麻将 幸福彩大乐透推荐号 新11选5开奖结 陕西11选五任5最多遗漏 彩票计划群越陷越深 内蒙古时时昨天开奖结果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黑龙江省十选五定牛 重庆百变王牌下载 3d试机号杀号综合走势图 重庆时时官方开奖 天津时时shijian 广西11选5走势图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近100期 2001年3d带线走势图 秒速时时是国家的吗 北京赛车计划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