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紅色中國 > 紅色人物

今日送別王大賓

2019-06-30 08:46:07  來源:造二代  作者:造二代
點擊:   評論: (查看)

640-17.jpeg

  今天,2019年6月29日早上6:30,都江堰殯儀館6號小廳,一個簡單而莊重的告別儀式送走了王大賓。

  

640-18.jpeg

  王大賓是曾受到毛主席、周總理等多次接見的原文革造反派五大領袖之一、北京地質學院學生。文革后判刑入獄,從此淡出公眾視線。此后三十多年一直隱居都江堰,曾與當地政府聯合創辦實業。三天前的6月26日凌晨3:30,在成都華西醫院上錦分院的一間普通病房里,剛剛做過腦瘤手術一個多月的王大賓,平靜地走完了他78年的人生路程。

  

640-19.jpeg

  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王大賓生前低調沉默,家人對其身后事也不事張揚,曾反復囑托朋友“不開追悼會不設靈堂不收禮金不要買花圈沒地方放、可買一束小花”。因此今天參加送別的僅限親友60余人。其中包括他在北京地院的老同學孟繁華、朱德瑜、侯瑞麒、陳迪安、薛軍,曾幫助他寫作出版《王大賓回憶錄》的老朋友、原中央財金學院造反派領袖、現香港文革歷史出版社社長敖本立夫婦,以及生前好友彭偉、周孜仁、徐光明、馮斗、胡仁華夫婦等。

  

640-20.jpeg

  北京地院老同學侯瑞麒為王大賓致悼詞(全文附后)。這篇悼詞雖不足千字,但準確概括了王大賓的一生。由孟繁華親自執筆。

  

640-21.jpeg

  孟繁華(上圖右一)不僅是王大賓的老同學,也是他在北京地院學生造反派組織東方紅的老戰友。1967年1月,身為北京地院學生的孟繁華曾以一篇《打倒“私”字,實現革命造反派的大聯合》受到毛主席高度稱贊,親自指示在“兩報一刊”(人民日報、解放軍報和紅旗雜志)全文發表,并將孟繁華調入紅旗雜志任編輯。

  

640-23.jpeg

  

640-22.jpeg

  王大賓唯一的女兒古弋從美國趕回送別父親,她代表家人對幫助支持王大賓的朋友們表示了答謝。

  

640-24.jpeg

  王大賓現定居美國的前妻古寶琳因年事已高,未能回國。她是王大賓的同學和文革戰友,陪他度過了人生最艱難的那段歲月。上世紀八十年代在王大賓出獄后,因現實因素,二人協議離婚。但一直相互理解,關系甚洽。

  

640-25.jpeg

  2016年,筆者與王大賓(中)和他的夫人劉玉芳(右一)在其都江堰家中。攝影/彭偉

  1987年,王大賓與現在的夫人劉玉芳相識結婚,也因此才安居都江堰。此后二人相伴32年,一直到今天送走他。

  

640-26.jpeg

  王大賓夫人劉玉芳、兒子劉杰,以及從德昌老家趕來的弟妹子侄等親人參加了今天的送別儀式。

  王大賓生前老朋友張延忠(建國初期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張鼎丞之女)在獲悉王大賓去世的消息后,不僅當天就寫文悼念,而且委托周軍、謝信步代她參加了告別儀式。

  

640-27.jpeg

  身在外地未能親往都江堰送別的王大賓生前老朋友徐振漢(原都江堰市委書記)、陳平(香港陽光衛視董事長)、陳西林(香港陽光衛視總編輯)、鮑長康(原清華學生)、陳剛(原北大學生)、劉向南(資深記者)、陳洪濤(紅色參考主編)、陳天卿鐘丹妮夫婦(美籍華人、陳立夫之孫)、石明崗(文革史學者)等均委托彭偉先生代為獻花。

  

640-28.jpeg

  曾幫助王大賓出版回憶錄的多年好友、原中央財金學院造反派領袖、現香港文革歷史出版社社長敖本立(右一)與王大賓女兒古弋(中)、兒子劉杰(左一)合影留念。

 

  640-29.jpeg

  一直幫助支持王大賓的生前好友彭偉與其子女合影。

  

640-30.jpeg

  王大賓去世后,他的一些老朋友,尤其是與他同時代的眾多文革見證者和文革史研究者如王希哲、徐海亮、陳育延、武彩霞、周家瑜、袁庾華、秋石客等均以不同形式表示哀悼。相關微信群中也多有悼念活動,甚至因此引發某些政治觀點對立的外媒作出“文革幽靈仍徘徊”之類別有用心的報道。但歷史畢竟是客觀存在的,不會因任何涂抹或掩蓋而消失,更不會因歷史當事人的遠去而湮滅。

  

640-31.jpeg

  簡短的告別儀式后,王大賓遺體火化,隨即下葬于青城山味江陵園。

  

640-32.jpeg

  

 

  【附】王大賓悼詞全文  

  王大賓1941年生于四川西昌地區德昌縣的一個山村。出生5個月,父親因病去世。5歲開始放牛放羊,8歲半上學。初中、高中,幾乎每年都是三好學生,優秀學生。1961年考入北京地質學院。起初在留蘇預備班,后因中蘇關系惡化,轉入探礦工程系,任團支部書記。

  1966年6月,他和地院師生一起參加了校內的文化大革命。8月,他和一些同學共同發起、組織了地質學院東方紅(先是東方紅大隊,后和兄弟組織聯合成立東方紅公社),并參與組織了有關活動。67年春,他成為東方紅第一把手。67年4月3日,地院成立革命委員會,他被選任為革委會主任。他是北京市高校紅代會副主任,北京市革委會常委。

  在文化革命中,他是地質學院的掌舵人。風高浪急,暗流滾滾,他沒有力量控制一切,但他盡可能地掌控著,使破壞性力量有所緩沖,使地質學院的運動在五所領頭的北京高校(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北京師范大學、北京航空學院和北京地質學院)中能有較好的形勢。

  接受中央(文革)布置的任務,安全、溫和地把彭德懷從四川送回北京,是王大賓,也是地質學院文革中最具特色的事件之一。在后來的清算中,起初,把這個過程叫做“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翻案”,而后,叫做“迫害”。

  當516分子發動反對周恩來總理的活動時,他寫信給周總理,表示地院東方紅堅決反對這些行動,堅決保衛周總理的決心。鄧穎超代表周總理給他回信,表示感謝。

  當大形勢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后,他被追責,為那一代人,為那一段歷史承擔了他不應該承擔的責任。

  他沒有因此而頹喪。在從學習機械、學習修理汽車開始,一步步走向實業的路,并且一步步的取得成功。

  他是一個善良的人,對于弱者和普通的勞動者總是有一份同情。但他本身不是弱者,即使處在被壓制的狀態,也準備著隨時進行反擊,似乎是和孩子打架絕不認輸的農村娃的那種樣子。他因此具有很多朋友,當他去世的消息傳開,好多人,有的只見過一面,有的沒有見過面,都發微信表示悼念,他的影響遠遠超出地院、北京。

  他的后半生落腳都江堰是他的幸運。在這里,他遇到了義薄云天的俠士,遇到了新的生活伴侶,遇到了通情達理的官員,遇到了來自四面八方、意氣相投的朋友,打開一片新生活的廣闊天地。正在收獲美好的生命之果時,他離開了這個世界。他會為此而不甘。但回首一生的經歷和幸運,他應該感恩。他是個知道感恩的人,他會擺脫一切痛苦,向這個世界,向他的親人、朋友微笑。

  安息吧,大賓!

  2019年6月29日

  

640-32.jpeg

  斯人已經遠去,歷史并未終結!

  【編注:現場照片均由彭偉先生提供】

相關文章
ipad2广东麻将 新疆时时票开奖走势图 英国最近彩票开奖号码 时时彩个位杀号技巧 赛车pk拾开奖记录 澳门ag电子投注 秒速时时开挂软件 新加坡彩票资料站 江西时时漏洞 四川时时说明 3丨一7福建体彩 彩票顶呱刮APP 28杠下载 秒速赛车开奖统一吗 11选5前三直个人技巧 体彩飞鱼任选三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票控